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伫望鸡啼岗 三  

2013-11-08 12:29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在新兵连的第一天晚上,因前两天两夜旅途劳顿,疲倦得不得了,大家一挨床,就打起鼾来了。

天还未亮,起床就号响了,大家还不习惯听号声作息。有的人赖在床上不想起来,有人学着起床号的高低韵律,配了词:“猪起床!猪起床!猪在床上!”接着,寝室里响起了“哈哈!”的笑声和“呸!呸!”的叫骂声。

许德帆最先穿好衣服,大声地说:“谁配的词?怎么这么有才华?配绝了!在床上的,是猪啊!大家看看,床上还有几头猪?”

“把自己比成猪,简直就是猪脑壳。”

“配什么不好,非要拿猪自比?配成‘都起床!都起床,都在床上!’几多好啊!”

“编得好玩的,图个开心嘛!”配词的那个新兵汪永文解释说。

“到操场集合,看哪个班动作最快!”陈排长在操场上喊道。

天才刚刚亮,出操号又响了。

新兵们大多规规矩矩地穿衣戴帽,多半在穿鞋袜时误了时候,有的出了门,忘了扎腰带,又回寝室找。从排长喊集合开始,到站队时,全排人到齐,花了十分钟时间。

“这个速度,像婆娘缠裹脚,太长了,也太慢了。在战时,我们若是用这个速度出征打仗去,我们还没有走出大门,敌人就会打进门来了,你只有等死一条路。他不管你袜子穿好了没有,帽子戴周正了没有,速度决定胜败。今天我们还没有打背包,带枪支弹药,连队的老兵,打好背包,带好枪支,全副武装,只要三分钟,这就说明军训是必要的,速度和技巧是练出来的。”陈排长的动员辞简洁利索,鼓动性强。

接下来是队列队形的训练,前后左右转的训练。四十五分钟,一晃就过去了。

早餐,稀饭馒头加榨菜,不再是清一色的面条了,这让喝腻了面条汤的新兵来说,相当于换了口味,个个食量陡增,那天,把炊事班的战士为到难了,所有的馒头吃完了,还有几个喊着没吃饱,当炊事班的战士说“没有馒头了,再给你们煮面条。”时,都说“面条就不煮了,中午加餐吧!”

上午的训练还是队列队形,齐步走和正步走。

八月的阳光是七月剩下的流火,晒到训练场上,白花花的光和热腾腾的气,把兵娃子们热得全身湿透了,其实,训练的强度并不是很大,只是要求比较高:队列队形,讲一个不论是横队还是纵队,要成一条直线,就单兵而言,要挺胸收腹,目视前方。齐步走讲究步伐的整齐划一,步子要踩在口令上。正步走讲究更多,什么步子的跨度,脚抬起的高度,手臂摆动时的弯度,多了去了。就这些要求,也就弄得新兵们大汗淋漓。

训练场地很大,三个大场子像三级台阶,一级比一级高,每一个场子有六个篮球场并着那么大,正好,每一个排都有一个独立的训练场地。看来这里是专门用来作训练的基地,场子旁边的木质器械,都被摩擦得光光溜溜的,这说明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操练过。

钟班长的口令喊得很好听。声音响亮,还抑扬顿挫,能把别人的口令降住。钟班长一叫口令,别个班的新兵会扭过头去看他,弄得那些班长很生气。休息时,二班长谢大朋和三班长俞春和走过来,谢班长说:“钟班长的口令,把训练场旁的那几棵歪脖子树的树叶都震落了不少,好惊耳朵呀!”

“带十几个人,口令喊那么大的声音干什么?这里又不是在司令部的万人广场上,声音小了别人听不见。”俞春和不打比喻,不作夸张,怎么想就怎么说。

“我是告诉新战士们,口令就要像我这样喊,宏亮,有节奏,有穿透力。带兵嘛!十人,百人,千人,口令是一样的,我喊里几年了,难道要我换个喊法?”钟班长不服气,反问俞春和。

“谁要你换喊法 ,把声音压低点就行,这里是一个连的人在训练,不能干扰别人。”谢班长说。

“别在我的战士面前指手划脚,瞎咋呼,谁带的兵,听谁的。你们的兵不听你们指挥了,那就赶紧回家抱儿子去吧!”钟班长反唇相讥,两个班长只好怏怏地走了。

接下来,钟班长叫许德帆替他叫口令,许德帆叫出来的口令干瘪沙哑,叫班里的人笑得前仰后翻。钟班长说:“叫口令不比读书讲话,那也是一门学问,不是每一个都会叫的。”后面,他又我行我素,把训练的口令叫得穿得过山。

下午又是队列队形,前后左右转,齐步走正步走。

一连三天,还是队列队形,前后左右转,齐步走正步走。

新兵们的好奇心慢慢减弱,对训练开始厌倦,没新的东西,提不起新兵的热情和积极性来。晚上睡觉,开始随便了,衣服裤子随手乱放。

这天半夜,营房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哨子声,排长在室外喊着:“紧急集合!全副武装!快!”

好在第一天练打背包练得熟溜了,夜里打背包,已经不成问题,但是,有两个人把裤子穿成翻面,找不到穿裤带的襻子了,有一个人把鞋穿反了,总觉得鞋不是他的,而大声问是谁把他的鞋穿错了,有一个人在别人都走了的时候,才找到帽子。所谓全副武装,根本就没有枪支。又是十分钟,队伍才集合完毕。全排的人,在排长的率领下,开始顺着公路小跑步行军,半个小时了,人们不知到跑了多远,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,队伍停下来,各班点名,清查人数,每一个班都有掉队的,并且,不知掉了多远,队伍开始往回走,在半路上,才遇到掉队的新兵,原来,他们的背包散了,把背包打好后,已经掉队了。

回到营地,各班检讨动作慢和掉队的原因,最后的归结,是新兵产生了懈怠的情绪,衣物到处放,鞋子随便摆,打背包马虎。

“作为军人,随时都要准备出征。打仗,敌人不会关照你,事先给你下通知,因此,我们要时时刻刻拉得出去。今天的动作又慢了几分钟,下去以后,还要加强训练。”陈排长说话总是那么干净利索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