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伫望鸡啼岗 十一  

2013-12-24 14:52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一

手榴弹投掷训练场地。

白色石灰打的长度标记,最近是三十米,最远处,六十米止顶。三十米至六十米之间,细化到一米处,就有一道白痕。

钟班长教练投弹,动作那是没有话说的,很到位,很漂亮。他是按发的训练小册子上的示意图,一幅一幅的连放式的动作。

弯腰,右手拾弹,交给左手,右手拧盖,右手小指勾出引线圈,右手紧握弹柄,手臂伸直,从右侧后挥臂,转体,向前用力投掷手榴弹。连惯起来看,姿势很好看,标准的教练动作。

全班的新兵,从队列的第一人起,每个人都按着班长喊的动作要领,摸仿着班长的动作,练了起来。

三十米及格。低于三十米,等于自杀。全班十二人,练到第十一人,就有三人处于自杀的成绩,这让班长大为恼火,他的焦燥不安,动则发怒,也让那三个投不出三十米的兵很惭愧,无地自容,但又没有办法,投了几次都是这样,隔三十米还差那么几分米。

景中森从队列的最后,慢慢地走上前来,用三个手指捏了一颗手榴弹,随意地往前丢去,四十米有余。大家很惊讶,他根本没用力,怎么就丢得这么远呢?

人们要景中森再正儿八经地投掷一颗,一投,六十米过。用皮尺一量,六十二米。

“景中森的手臂,就是一门小钢炮,射得真远!”汪向阳小孩式的叫道。

“你说一下方法、要领,怎样才投得远!”张宏宣用请教的语气说。

“我说不出什么道道来,班长讲的方法都是对的,教材上也是这么说的,但我们多半人投得不得法。主要问题出在挥臂和出弹上,从后向前抛弹时,有的出手过早,弹向上飞得很高,落下来却隔得很近,有的出弹太迟,挥臂用力时,力用尽了才出弹,这就太迟了,力量不够,自然弹飞得不远。出弹时,弹出去的角度不能大,要尽量做到角度低,弧度平,才投得远,高,弧度大,反而近。大家再试试。”景中森用他的经验之谈,告诉了大家一些小巧门。

再次投掷训练中,自杀式的投弹果然没有了,钟班长站在旁边,只有搓手的份。

景中森的投弹示范动作和经验,在全连造成了轰动效应,这比教官说的,更有说服力,更有号召力,几天的训练,全连已经消灭了自杀式的成绩,最远的当然还是景中森,六十五米。

实弹投掷是在一个山坳处进行,小山岗成了自然的掩体,投掷的人的面前有一块半人高的石坎,只要投掷后顿下身体,是不会受到弹的伤害的。这也成了投弹者的掩体。

每一个新兵只有一次实弹投掷的机会,每人仅一颗实弹,仅管每一个人的心都“嘣!嘣!”地跳得厉害,很有些害怕,但是,大家都接受了投不出去就是自杀的很现实的考验。结果很圆满,连一个破皮流血的都没有。这让班长排长感到很欣慰。

时令已经是深秋了,但南方的气温打乱了季节的界线,十月份,战士们还不想加衣服,洗澡仍然是到水渠或者水库去,只是夜晚睡觉,不小心打滚掀走了被子,就有着凉感冒的。指导员和卫生员常常夜里要从连部那边过来,检查战士们睡觉的情况。

“站住!再,再动,开枪了!”这是黄必元的声音。

这一声叫唤把全排的人吵醒了,人们跳下床,马上穿衣服。钟班长第一个冲出去,看见前面两个人影,站着没动。再看黄必元,他全身发抖,打开枪刺的“五六式”,只指那两个黑影。

“是指导员吗?”班长问道。

“我是指导员,还有卫生员,来看战士睡觉情况的,谁站的岗?不问口令,就说开枪!瞎胡闹!”

班长从黄必元手中接过枪,很生气地说:“先问口令,对方答不上来,才是‘站住!’你倒好!不问青红皂白,就要开枪!看你浑身抖的那个样子,吓出尿来了吧?什么素质!什么胆子!”

“站岗人手里的枪,不是想开就能开的。战士站岗,警惕性高是正确的,但惊慌失措是不行的,一切都有一个规矩,口令是干什么的?那是军人的通行证,军人夜里执行任务,不能不用口令,不能乱用口令,开枪!会出人命的!”指导员说。

“下一轮岗的是谁?”班长问。

“是我!”郭汉林说。

“黄必元站固定岗,郭汉林站流动岗,交班时,郭汉林休息,黄必元还罚一岗!”班长说。

全排的人都醒着,卫生员到每一个寝室问了一下,也没人说感冒了的。指导员和排长说了一会话,和卫生员离开了一排住宿地,回连部去了。

“够吓人的。要是枪响了,指导员和卫生员,难免有一个受伤。”

“不见得,黄必元手都发抖了,那子弹不是飞到天上去,就是钻到土里去,还能打到人?”

许德帆撑起身来,说话了:“你们讲得烦不烦?有话明天说,有屁明天放,人家还要睡觉呢!”

大家于是睡觉,其实,谁也睡不着,一个个在床上辗转反侧,弄得木架子床吱吱地响。郭汉林喊汪向阳换岗,汪向阳还醒着,汪向阳对郭汉林说:“你这班岗站得轻松,有人陪着站,有人睡着陪,一寝室的人都睁着眼,看着你在外面逛。”

郭汉林回头小声地说:“黄必元一身的尿臊气,你离他远点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