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短篇小说《走火》三  

2013-06-30 15:28:4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清晨,司机杨东民打来电话,说车已停在小院,吃了早点就出发。皇甫殳站长才记起今天要进县城开会,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。全身还软软的,一点劲也没有,昨天下午,在樟树坳,陈筱依已经折磨了他好一阵子,小妇人抽精吸髓,掏空了他的身子;晚上,难得回来一回的老伴要求“温习功课,完成作业”,又是一阵折腾,榨尽最后的汁液。筋疲力尽的当口,又要驾车进县城,真是有苦说不出。但局里的会是要去开的,开会就是首要工作,教育辅导站站长,平日里又不象学校老师那样天天要上课,无非就是以检查工作为名,到基层学校,看一看,听一听汇报,打一打牌,喝一喝酒。到县里开会和回站贯彻执行会议精神,这就是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不去开会,国家养着你干什么?况且开会讲话,开会上电视镜头,也是很风光的事。

皇甫殳站长洗漱完了,出来草草地吃了早点,叫杨东民开车,自己坐后排位置上,在进城路上,又舒舒服服地眯了一觉。

今天的会,是全县教育系统表彰大会。参加会议的,大多是熟人,各镇教育辅导站站长,各中学小学的校长主任,也有一些生面孔,想必是学校里共青团,工会,后勤这几块里的人。每年都是这样,领导个个都是先进工作者、劳模,还得奖金,挂红绶带。

皇甫殳进会场,将右手举到与肩同高的位置,然后左右摇摆,像首长接见部下似的,与熟人打招呼。皇甫殳是八个教育辅导站站长中的大哥大。所谓大哥大,首先是他的气派大,他有锃亮的黑色小轿车,有专职司机,别个站长进县城却是搭乘客车。他辅导站还有自己的贸易公司,石木制件工厂,排场大了去了。其二是权力大,皇甫殳所在的行政区域大,柳林镇有近八万的常住人口,学校多,老师多,摊子大,辅导站所辖企业就五十余人,自然权力就大。其三是成绩大,柳林镇是本县南部的一大重镇,有“小上海”之称,这里经济发展速度快,文化教育氛围好,人才出得多,教育质量高,当然成绩大。有这三大,就有了老大的底气。再就是皇甫殳的胃口大,凡在人事上有过交往的都领教过这大哥大的胃口。人们在对他的称谓上,也有讲究,有人叫他皇大哥,也有喊他皇阿哥的,听起来就像宫里的人称呼少年乾隆一样。女士们则称他皇哥,一语双关,听起来很亲切。人们这样称呼他,他心里有一种很受用很滋润的感觉。

会议在进行着,皇甫殳迷醉在身居大哥大的滋润之中,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,他打了个激灵,他看到有人在往主席台上走,他也跟着往主席台上走,走到台中央,县委书记握了握他的手,给他挂了绶带,给他颁发了奖状,还授给他一张放大到像广告牌的支票。他看到支票上有“十万元”的字样,他晓得这就是他们辅导站得到的奖金,这奖金他有支配的权力。县委书记对他说了一些什么鼓励的话,他没有全部记住,只听到有“再接再厉,再创辉煌”的话。

换上是别人,县委书记与他握手,县委书记亲自颁奖,他就应该生出受宠若惊的感觉,他就应该把县委书记对他说的话背了又背,牢记在心。然而,皇甫殳没事一样,他平生就没有受宠若惊过。当年,他还是中学校长的时候,国家教委的一位副主任来视察,为他那个中学提了校名,与他一起照了像,接下来,他买了十多份土特产馈赠给了那一行人。他知道,多大的官也是人,例行公事,何宠之有?

中午,县教育局在东方宾馆设宴招待先进工作者和与会人员。

皇甫殳和几个辅导站站长围在一席,在听完教育局局长的祝酒辞后,大家便开始相互敬酒。

苟祖光站长举起酒杯对皇甫殳说:“皇阿哥如今行鸿运,走大火,发横财,今后可要帮衬帮衬小弟,我敬你一席酒,来,干!”苟祖光是城关镇教育辅导站的站长,而县城窝子里的高中初中和小学却是县直单位。别人吃肉他连汤都喝不上。他说的话总带点牢骚。

“苟站长说的怎么像黑道上的话,我们皇大哥是在上级主管部门的正确领导下,坚持走群众路线,坚持走持续发展的道路,才取得今天这么卓著的成绩。当然,成绩只代表过去,未来要再创造辉煌,这么说才是红道上的说法,你们说是不是?”潘心武站长把酒杯端起来,碰了一下皇甫殳的酒杯,“今天是庆功宴,我敬你一席,干!”潘心武平时最嫉恨别人打官腔,自己说话时却又爱拿腔拿调,让人觉得不入耳。

“你们这些话皇大哥不爱听,黑道怎么啦,通行无阻。红道又怎么样,一路畅通。”孙家新站长从中打趣。

“皇阿哥没那么神,就我们一样的德行,他比我们吃得开,是他得天时,享地利,拥人和。在当今这个大时代背景下,在他那个比较发达的地方,又拥有比较优秀的人才,换上别人,同样能把教育这一块治理得有模有样。”张若愚站长不跟着起哄,他很理性的说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我很同意张站长的看法,比如我们那个地方,海拔高,自然环境差,居住又太分散,文化教育根基差,从来留不住好老师,条件强一点的家庭都把学生送到城里上学去了,我这个站长有天大的本事,也改变不了现状。换个别人又未必能够改观。”王大贵站长不无感慨地说。王大贵是大垭乡的辅导站长,大垭乡被公认为是全县的“屋脊”,全市的“西藏”。

大家一时沉默不语,席间出现静场局面。

“我们一起喝完这杯酒,来,干!”皇甫殳带头喝了杯中的酒,又督促别人喝完了杯中的酒。“我们再把酒杯酌满,谁耍滑头,我们就罚他三杯。今天是个好日子,局里让我们聚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