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短篇小说《走火》一  

2013-06-30 15:39:4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走火

 

皇甫殳站长把布蓬吉普停在樟树坳小学操场上,让猎狗“乌嘴”守着车,自己拎着一个纸箱向教师宿舍楼走去。

教师宿舍楼三楼迎着操场方向的是一扇大窗。此时窗帘被掀开了一条尺来宽的缝隙,窗帘半掩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。

皇甫殳站长是计算着时间来的。今天是星期五,陈筱依要回十里坪看父母,约定要他亲自送的,已是下午四点了,学生早放了,其他老师也回家了,现在正是时候。皇甫殳敲了敲三楼的门,吱的一声,门开了。“干爹来了!”女人甜甜的叫了一声,马上拿了一只玻璃杯,沏了茶,双手捧着递到皇甫殳的手上。皇甫殳在接茶杯时顺手抓住女人的手,有力地拉到胸前,这时,两人的呼吸都已经十分急促。皇甫殳把茶杯放在桌子上,急切地拥住了女人。

女人就是陈筱依。十六年前,陈筱依初中毕业,到镇上找事做,经人介绍,来到皇甫殳家做保姆,带孩子。皇甫殳当年三十出头,已经当上了这柳林镇教育辅导站的站长。教育辅导站站长是什么人,县里管教育的是教育局长,这近八万人口的柳林镇,管教育的就是他皇甫殳。皇甫殳对十五六岁的陈筱依说:“小陈,你在我家好好干,干好了,等我孩子上小学了,我让你去当老师。”陈筱依是个懂事的女孩,她知道当老师是很体面的事,她十里坪的那些小姐妹,大多到城里挣钱去了,虽然能挣很多钱,但被人传说得不体面,大人在家很没面子。当然陈筱依也知道这“好好干”三个字是多么地不容易做到,因为她从皇甫殳站长闪着火光的眼睛里读出了“好好干”还不只是看好孩子一层意思,还有多层意思。陈筱依是一个有心计的女孩,于是,从第一天起,她便认皇甫殳为干爹,将每一天的工作,每一种个人努力,每一次热心服务,都维系在 “当老师”这个目标上。五年的保姆生涯,她都遂了干爹的愿。皇甫殳站长最终没有始乱终弃,而是兑现了他的承诺,弄了一个教师指标,将她招工转正,安排在一个风景秀丽,且又僻静的小学工作,真是事随人愿,皆大欢喜。

皇甫殳站长和陈筱依从里屋出来,各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,又各自拢了拢自己的头发,这才去打开纸箱。

纸箱里的东西,都是皇甫殳带给陈筱依本人的物品,首先呈现的是一只精美的盒子,里面是一对金镶玉的耳坠,这原本是一个想要调入本镇的中年女教师孝敬站长夫人的礼品,但是,仅仅一对耳坠,想让皇甫殳站长行使一次人事权利,也太不够分量,或者说太异想天开了,中年女教师终于没有调动成功。而这礼物放在家里又不入眼,只好拿来送给相好。

皇甫殳说:“这耳坠是我到北京办事时专程到珠宝店给你买的,黄金镶碧玉,挺贵的,戴上它,能显示出主人的尊贵和富有。来,我给你戴上。”

“我有什么尊贵和富有的,戴着会让人笑话的。”陈筱依半推半就,还是戴上了。陈筱依知道现在农村妇女一到农闲时便凑到一起打牌、搓麻将,个个金耳环,银戒指,即使是没有的,耳垂上也钻有一个窟窿,那是曾经戴过或准备去戴的。

“这些是日常用品。”皇甫殳又从纸箱拿出一对枕巾,一瓶护肤霜,一瓶沐浴露。“还有一些吃的,有零食也有菜蔬。”皇甫殳又拿出几个包装精美的袋子,放在茶几上。

“我把这些东西给爹妈带回去。”陈筱依把几个袋子又放回纸箱。

“有呢!你回去要带的都备着呢!都在车上。”皇甫殳又将那几个袋子拿了出来。“收好东西,上车赶路吧!我今天还要赶回站里去呢。”

陈筱依像一个听话的小孩,手脚麻利地收拾着一些东西,然后提了两个纸袋,跟着皇甫殳下楼上车赶路去了。

吉普车在石子路上颠簸着。从樟树坳到十里坪,路途要经老虎洞、野猪岭几个人烟稀少的地方。车道是几个村的村民合伙修的便道,二十多里长,路虽不算远,但路况极差。老虎洞,野猪岭,顾名思义,先前这里是时常有老虎、野猪等野兽活动的。现在老虎绝迹了,但野猪、黑熊、香獐、青麂、白麋子,还是经常出没。因此,一个人不敢单独赶路,要几个人相约而行。由于这个原因,陈筱依很少回家看父母,除非专车接送。

陈筱依有丈夫,他叫刘庆丰,在深圳做事,一年回来一两次。刘庆丰曾经提出带陈筱依去深圳打工,把这边的工作辞去算了。但陈筱依觉得自己就一个初中学历,尽管已经是一个公办教师,后来多次参加业务培训,拿了不少这证那证,但与师范院校毕业的老师一起工作,也只能教一教低年级而已,去深圳自己能做什么?况且,现在是在编吃财政饭,老了有退休金,辞了职,老了要靠别人养活,肯定很窝囊,很小气,不如就赖在樟树坳,这样生活着,倒也省心,惬意。

陈筱依没有孩子,医生说是子宫没有保养好。可能是早些年堕胎次数多了,一段时间是习惯性流产,后来根本就怀不上了。皇甫殳有些内疚,这都是他惹的祸。但陈筱依不怪他,两廂情愿的事,出了漏子,认命就是。

皇甫殳时常跑这条路,他的布蓬吉普就是为这条路而备的。除了因为有樟树坳小学这个女人要关照,要接接送送,还有一个因素,老虎洞,野猪岭是他的狩猎场,从参加工作来到柳林镇,凡有闲暇,都要邀约三五个好钻山的朋友,带几只凶悍的猎狗,到老虎洞,野猪岭巡一次山,每每进山,必有收获。尽管辅导站还有一辆黑色“东风雪铁龙”,那是跑水泥路或柏油路的。吉普车越野性能好,跑山路可以由着性子来。

皇甫殳开车很专心,尽管车子颠簸得厉害,但不到半个小时,车就到了十里坪陈筱依的家门口。陈筱依从车里拿出纸箱纸袋,想说一句下车歇口气,喝口茶的话,皇甫殳已启动引擎,朝柳林镇方向驶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