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白荇岛往事(七)  

2013-07-04 11:13:3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白荇岛是分不出夏日与秋日有什么区别的,烈日是一样的炎热,海风是一样的温馨,只有万亩稻田的金浪迎风翻滚,才昭示又一个秋收时节到来了。白荇岛军垦农场的水稻一年收割两季,这个时候,正是收割晚稻的季节。

郭汉林的义务兵服役年限已渡过第三个年头,进入了第四个年头。在内科,他终于获得第一枚五好战士纪念章。要是还在供应室,他觉得不可能获得这个荣誉。在供应室,即使你累得快要趴下,即使你百分之二百的完成任务,也听不到一句正面肯定的话,供应室那地方是个让人感到憋闷的地方:在消毒房,憋闷,在供应室,憋闷,在办公室那些干部和战友中,也没有他扬眉吐气的时候。换一个生活环境,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面貌,这是他后来感觉出来,并得出的一个结论。

就在郭汉林舒展眉头,开开心心迎接这第四个年头时,章世安的心境却是不十分好,情绪有点低落,很少有了笑容。郭汉林问他:“遇到什么麻烦了吗?”

章世安悄悄地告诉郭汉林:“部队派人到我们家乡调查我们的家庭出生和社会关系去了,去的人已经回来,我是没戏了。”

“别瞎说,什么没戏了。”

“你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装糊涂?也调查你啦!”

“调查我什么呀?”

“你真的不知道吗?我告诉你,师政治部宣传科曾来人了解你的情况,据说是要找一个美术苗子送到部队艺术学院学习,到院部一查你的档案,发现社会关系一栏记得不清,所以要调查清楚啊!”

“还有这样的好事呀,我怎么不知道啊!”

“好个屁,你别做梦了,你的伯父在解放前当过保长,你的舅舅当过国民党地方团练的团丁,你的社会关系复杂,不适合在部队长期发展,你准备复员吧!”章世安以一种同病相怜的情感诉说着。

“那你的情况怎么样呢?”郭汉林担心地问。

“比你还差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调查的结果说,我的父亲在土地改革时与土匪有过往来。土匪在我们乡政府杀过土改工作队的干部,说我父亲曾与土匪说过话,有过交往。这就不是社会关系问题了,说这是家庭政治立场问题。”

“怎么是这样呢?我是四七年出生,我从知事时起,就没见过伯父和舅舅,他们在解放前就死了,伯父是病死的,舅舅是打仗死的,这与我现在还谈得上有什么关系吗?”郭汉林被这个调查结果弄得一头雾水。还有什么师政治部宣传科的调查,还有什么美术苗子,这是哪和哪的事啊?

章世安显得更为沮丧,他曾经有过个人的奋斗目标,最希望的是留在部队多干几年,他在外科男护士这个群体中,是出类拔萃的,这样的业务骨干不是提拔的苗子,谁是?然而,希望越高,失望越大,部队调查的结果,是他始料未及的,给他泼了一盆冷水。

“我就弄不明白,我入伍的时候,我父亲是大队书记,怎么一下子又与土匪有了关联了呢?我们那里是出过土匪,难道家家户户都是土匪?曾经与土匪说过话,打过交道的人是土匪,那里的人不个个都是土匪,这不是打倒一大片吗?”

“现在地方上闹文化革命,文化是会影响人的思想的,文化被革命了,事理就可能不是原本的那个事理了。比如张治钟医生一家,原本应该是革命的一个大家庭,但有人不承认,甚至外曲事实,这张医生一家就成了反革命的一大家,又比如,谁的孩子在部队表现好,部队来人调查,眼红的人在旁边冷不丁说一句:他的爹可能是国民党员。怎么样,谁有个有出息的孩子,那就让谁的孩子见鬼去吧!”郭汉林对这个外调结果也有看法,于是就作了这么个猜测。

“未必不是这样!”章世安也认可这个猜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