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小说《帽儿为什么这样绿》三  

2013-08-15 16:33:3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

黄锦斋部长的住处还算属于比较宽敞的那一种。一组高低搭配的黑漆木柜把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隔成里外两部分,里面放着一张床,一个写字台,一个挂衣架,外间正中放着一张制作简易的方桌,桌下放着一盆炭火,那一盆木炭火,几乎只剩下发热的灰烬了,几点明灭不定的光,才告诉人们,白白的柴灰之下还埋着旺旺的炭火呢!几把木椅靠在墙边,虽然旧得有些破损,但被人们的衣裤打磨得很滑溜,像刷过光油似的。

施庚生和宋永青被黄部长邀到武装部他自己的住处,两人各自随便地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,聊了一会当兵时的那些事,还互相留了通讯地址。黄部长从桌下拖出火盆,用火钳扒开炭火,室内一下子暖和了起来。

“你偷嘴啦!”

“我只尝了一下。”

“那也是偷嘴,姑娘家的,不老实,让你找不到婆姥。”

室外传来女孩们特有的银铃般的笑声。两个大姑娘走进来,一个端着一个钢精锅,锅里盛着肉片香菇豆腐丁,另一个一手端着一盘焦黄的葱花洋芋片,另一只手端着一碗豆豉炒腊肉。短辫子姑娘笑着说:“今天黄部长终于大方了一回,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”

剪着妹妹头的姑娘说:“人家难得请一回客,太小气了也不像话呀!”

“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个吝啬鬼?搞错了吧?我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们呀!”黄部长一笑,嘴咧得更大。

两个大姑娘又出去端回来一搪瓷盆大米饭,一碟油炸花生米,一盘糖醋萝卜丁。黄部长从柜子里抱出来一个陶瓷酒坛,足以装下十斤酒。他启开坛盖,用酒提子舀出酒,往五个中号的玻璃杯里酌满了酒,回头对姑娘们说:“你们‘不爱红妆爱武装’,我们大家都是‘一路货色’。今天两位当过兵的同志来给我撑台子,我理应好好款待,中午人多不方便,这时在我家里,虽然是方便了一些,但条件有限,请食堂的师傅给我做了几道菜,不知味道怎么样,反正好坏不是我做的。来,我们一起举杯,我把我所有的歉意、感谢这些意思都放到酒杯里了,来!干!”说完,一抬嘴,一杯酒见了底。

施庚生和宋永青也不谦让,一仰脖子,一杯酒也下了肚。两个女生互相望了望,短辫子把酒杯放到嘴边,认真地呷了一口,表示能够承受这酒的力量,妹妹头把酒杯靠近唇边,抿嘴吸了一下,便又皱眉头又吐舌头,动作有些夸张。短辫子说:“你们不要看她一副难受的样子,她至少能喝一杯酒。”

“你见我喝过的那一次是白开水,你才是酒篓子。”妹妹头不示弱,要揭短辫子的底。

“我们男人喝酒要尽兴,你们女士喝酒可以把握一个度,但是要把我的客人陪好。”黄部长拿着酒提子往空杯子里酌满了酒,又要往女士杯子里面添。

妹妹头连忙用手板盖住杯子,短辫子抢杯子时,让杯子里的酒溅出来不少。

“把酒酌满,喝不完不要紧。”宋永青对短辫子说。

“你们很熟?”施庚生问宋永青。

“她是我们水竹坪大队的民兵连长刘芳,一块长大的人,又是从小学到中学的老同学,怎么不熟!”宋永青说。

施庚生看了一眼叫刘芳的短辫子姑娘,她红扑扑的脸上那双眼睛明亮而传神,嘴唇抿着,嘴角略微向上翘着,神色中带了点微笑,加了点俏皮,是一个大方开朗的人。施庚生对宋永青说:“你这次回来探亲是带了任务的吧?我看你八成是为了相亲,两成是看父母。”

“相亲?没有的事。我们喝酒,来,我们三个男同志喝一席。”宋永青红了脸,连忙转移话题,举起酒杯,要施庚生和黄部长把酒杯端起来。

“喝就喝,你心里慌什么!我又不抢你的媳妇子!”施庚生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。把杯子伸给宋永青看。

“都吃菜,菜都凉了,我这里条件窝憋,没有火炉子,炖不好菜。刘芳,给他们把酒杯酌满,石秀菊,你给他们撿菜,不撿酸萝卜,撿腊肉,腊肉才过瘾,多撿点。”黄部长端着酒杯,对他的部下发号司令。大家像很听话的孩子,又专门吃菜,吃了各种菜。黄部长又吩咐:“石秀菊,给他们把饭添上,饭也冷了,大家吃饭。”

石秀菊一边忙着添饭,一边拿眼睛瞄黄部长,那种眼神,意味深长。

黄部长又端起酒杯,说:“这酒倒出来了,就不能再倒回坛子里去了,都要完成任务,我们男同志这是第三杯酒,你们两个女同志还是那第一杯,你们两个喝一席后,我们大家再一起喝!”

刘芳和石秀菊对视了一下,又不约而同地剜了黄部长一眼,端起酒杯,不情愿地喝了一口。

黄部长端起酒杯,说:“我们男同志先干,你们女同志能喝多少就喝多少,喝不完的自己请人给你代喝。”说完,三个男同志又一饮而尽。刘芳还要喝,宋永青从刘方手中接过酒杯又一饮而尽。石秀菊看了一眼施庚生,欲言又止,端起酒杯想自己喝了算了。施庚生从石秀菊手里接过酒杯,说:“这是何必!强喝有什么好!又有什么不好请人代的!”说完一口将酒喝了。

黄部长说:“我这人就讲个公平,我也不能让施庚生抢宋永青的媳妇子,我也不能不给施庚生介绍个媳妇子,既然大家都互相认识了,都有那个意思,我就不用多嘴了。”黄部长一脸的坏笑。

施庚生嘴里说:“黄部长,别开玩笑!”但他一直没有仔细地看过石秀菊一眼,这时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,瓜子形的脸上有一双特别的眼睛,有磁力,有那么一点;带电,有那么一点;像有一个无形的钩,也有那么一点;像一潭深深的水,能让人掉进去而爬不起来的深潭水,更有那么一点。施庚生不敢继续看下去,他怕掉进深潭爬不起来。

黄部长站起身来,说:“我这里不开旅店,没办法留你们住,酒还多的是,但不给你们喝了,给你们留个清醒的脑壳好回家。宋永青和刘芳是一个大队的,你要把刘芳送到家,施庚生和石秀菊都是朝一个方向走的,石秀菊在桃园大队郭家屋场,你施庚生回施家寨要从郭家屋场旁边过,你要把石秀菊送到家后你再回家。都喝酒了,相互关照点。”黄部长说完,从柜子里拿出两个手电筒,分别给了刘芳和石秀菊。

施庚生打开房门,见天色已暗,告别了黄部长、宋永青和刘芳,与石秀菊乘着夜色踏上回家的路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