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小说《归来迟》四  

2013-10-24 22:46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刘明志从岳父家出来,并没有和那口子杨梅芳一道回自己家里去,他径直往山边田里去了。那里还有他从家里带来的劳动工具,还有种子,还有一条揩汗的毛巾。

他回想起昨晚杨梅芳说的话,“今天又把国华哥累了一天”,可见得,国华哥不只累一天,田全都耕了,栏圈里的牲口粪都背到田里去了,近一半的田都侍弄平整了,还要撒牲口粪,再把种子播到田里,掩土,这么多的活,两天是干不出来的,好个国华哥,把人家的活当自家的活包干了,真是个热心肠的人啦!

刘明志在收拾留在田边的东西时,发现山边草丛中有几张揉过的纸巾,细看,那不是揩汗用过的东西,他明白,他和杨梅芳房事以后,杨梅芳会用纸巾处理残局,也是很随意地揉捏一下,又随手一扔。看来,这里,曾经有过处理残局的活动。这个山边,在山弯弯里,四周根本就没有别人的地,连牲口都很少赶进这个地方。有谁知道呢?

刘明志带着收好的东西回家了,杨梅芳在喂猪,杨梅芳头也不回地问道:“就走么?”

“还早,不着急。”刘明志说。

“又到田里去啦?”

“早晨带去了一些工具,要收回来,不收回来,别人就会不客气地捡去。”

“喔!”

“你也不注意点,扔一些东西在草丛里,白花花的,太扎眼,我给你用土掩住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杨梅芳红了脸。

“没关系,我掩住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野外不雅致,怎么不在家里做?”

“你无聊。”

“是,我无聊,让你很生气。”刘明志进了里屋卧室,打开衣柜,想找件夹衣带到单位上去,衣柜里很乱,他的一件夹衣穿过了,却没洗,上面还有小土块,绿的草痕,浆糊类的浊物。刘明志把夹衣搭在椅背上,说:“你把这件衣服洗一下,这么脏,还藏在柜里。”

杨梅芳看了一眼那衣服,脸更红,忙说道:“这是背牲口粪用过的,乱放了,没寻到。”

“你慌话都不会说,牲口粪是什么气味?这是什么气味?”

“……”

“行了,别说了。我有一只眼睛进灰了,模糊得很,本来有一只眼能看见一些东西的,现在我两只眼也不明亮了。你来帮我吹吹眼睛,看是什么掉到眼里去了。夹衣服带不成了,你还要帮我找几件单衣服,天渐渐热了,用得着的。”

杨梅芳侧着脸,眼里汪着一潭泪,慢慢地来到刘明志面前。

“你不望着我,怎么看得见我眼里有没有东西?怎么帮我吹眼里的灰?”

当杨梅芳抬头望着刘明志的脸时,她再也控制不住,把泪全抛了出来,她并不诉说自己的苦衷,只是用双臂紧箍着刘明志的腰,以至于全身都颤抖起来。

“你别这样,如果有人闯进来,还以为我欺负了你。”

杨梅芳的双手箍得更紧了。刘明志有些呼不进气的感觉,只得退到床沿上。杨梅芳指望着刘明志也箍着她,以身体的接触点燃似乎熄灭的情欲之火。但刘明志却像一截木头,木木地杵在床沿上一动不动。杨梅芳松开手,独自俯卧在床上,伤心地抽泣起来。

“有什么值得你哭得这么伤心的?凭天老爷作证,我既没有打你,也没骂你,田里的事,我尽力而为了,家里的日常开支,我这里还有点钱。我不想让上了年纪的父母知道这件事,总之,不太体面,要拿绿帽子给我戴,我戴上不就行了?我还不想伤心,你有什么值得伤心的?”刘明志一边收这行李,一边对杨梅芳说。

这时,大门外有说话的声音,先进屋的是春生,接着进来的是刘明志的岳夫岳母。杨梅芳坐起来,拿枕巾擦了一下泪水,眼眶却仍然红着。春生走进房屋,说道:“爸爸别走,妈妈别哭。”

“爸爸不走,谁给你挣钱买吃的和穿的?”杨光槐对春生说了一些话,又回头对杨梅芳说,“春生小,你还小吗?”

“她不是为我要上班去哭的,她心里有事,不好对我说,为难,才哭的,我劝,她不听,麻烦您们两位老人帮忙劝劝,对我不好说的,难道对您二老也不好说吗?”

“时间不早了,你还要赶回公社作晚饭,你去吧!家里的事,让我来帮着解决。”杨光槐对自家的事他是敢大包大揽的,还像当年当书记一样,很有气魄,很有信心。

“你把这钱交给妈妈,下次我回来,是发工资的时候了,妈妈若说钱少了,下次我再带。听话,啊!”刘明志从衣袋里掏出一叠钱,交给春生,又对春生作了交待。

下午四点了,该走了,不然,公社那班人下午饭就没了着落。刘明志背起小背篓,亲了一下春生,与岳父岳母道了别,上路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