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小说《归来迟》五  

2013-10-24 23:03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晚饭后,刘明志还在收拾厨房的炊具,公社通讯员跑进厨房,对刘明志说:“刘师傅,外面有人找你!”

    “明志,快去请个假,跟我回去,你岳父突然倒在地上,叫不醒了,心跳脉搏都没有了,大队的戴文青医生说,瞳孔都散了,怕是救不活了。你岳母叫我先到邮电局给你的四个舅子拍电报,催他们回来,电报已经发出去了,现在就等你回去了。”来人是邻近的张家三叔,叫张孝成。

“你快回去,请几个力量些的男人,把我岳父送到县医院去,我去给小舅子打电话,叫他就在医院等着,我还得找魏会计借一点钱,这两件事办完,马上回来。”刘明志吩咐完,见张叔走了,转身去公社赵秘书那里请假,又到魏会计那里写了张借条,借了几百块钱,又马不停蹄,去邮电局给在县中学的小舅子打电话。在经过供销社时,他走进去对经理说:“你们这里烟酒我想先赊点,把事处理结束了,再给你送钱来,有先例么?”

“什么事?好像很着急?只要要求合理,有赏还能力,我们可以特事特办。”经理说。

“我家老爷子不行了,现在正往县医院送,家里,得为他老人家准备后事,他的几个儿子都还没回来,我也还没到家,一时拿不出钱来,我跟你先交代这件事,是打个招呼,明天我写一个清单给你,你按清单发货就行。”刘明志说。

“没问题,但你须放点押金。”李经理说。

“押金和清单一起交给你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刘明志赶到家,岳父已经被抬走了。岳母说:“去了四个人,先送到区里的卫生院急救室去,只要还有一丝希望,也要争取把他救过来。”

“我是叫三叔他们送县医院的,我还给春生的四舅打了电话,叫他在医院等的。”

“去区里的卫生院,三十里的小路,人抬着,还平缓,到县医院,还要请车,一百多里路,担架在车上颠颠跛跛的,好人也要颠惶惛。我的主意,区卫生院,尽心尽力就行了,人的命,天支配,皇帝不想死,难道就不死吗?”

“妈说得对,尽心尽力了,也就问心无愧了。”刘明志很佩服岳母,在这样一种家庭变故中,岳母极其冷静,极其沉得住气,要是换了别人,只怕是哭得昏天黒地了。刘明志没有见着那口子杨梅芳,问岳母,“梅芳去哪啦?”

“陪你爸到卫生院去了,事情出在梅芳身上,说出来丑死人了。”

“我上班去时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“你走了以后,我去劝梅芳,开始,她好歹一个字都不说,只是哭,后来,我说,我是你妈,你有什么话对别人说不出口,难道还不能对你妈说吗?梅芳才说:‘国华哥天天来帮我们,耕田,烧火粪,背栏圈粪。在田里休息时,我看他全身都湿透了,就去帮他揩汗,国华哥一下子就把我抱住了,我想,我欠了他的下苦力的债,我就依了他,算是还个人情债吧!没想到,一连几天,他都要做,我也只好答应他,没想到,春生他爸不知怎么就知道了,他既不打我,也不骂我,我就更难受。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。’你真的知道了?”

“我看出来了,昨天晚上我回来,看见国华抱着梅芳,梅芳给国华味菜,国华给梅芳喂酒,很亲热。我今天中午到田里收工具,在山边转了一圈,看见他们丢弃的一些东西,是梅芳用过的,这毫无疑问了。这不怪她,是我这个当丈夫的没有尽责,她这是在惩罚我,我何该。”

“是梅芳她太无知了,也算是她爸早年结下的孽缘结了个孽果,遭到报应。这国华其实也是你爸的儿子,还是三十年前的事,你爸那时正当书记,他把邻队的寡妇吴玉霜睡了,生了这个娃,叫吴国华,邻里中那些上了岁数的人,都知道这码事,唯独我这个傻女儿不知道,才做出这种事来,她爸一听说是这码事,就气得脸发紫,倒在地上,不醒人事了。”

“我也没听说过有这事,说出去真的不好听,这该怎么办?”

“等春生的四个舅舅回来了,他们该认下这个兄弟了,不然,以后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“妈说得对,有了兄妹亲情,这个界也就不会越了。只怕吴国华和梅芳不会接受这个事实。”

“吴玉霜不是还活着吗!她会作证的。”

“哥哥他们未必同意认下这个兄弟,一是感情这个门是很难打开的,再就是面子上不容易绕过去。”

“他们总该听妈的话,不能让这个幺妹把自己毁了呀!”

刘明志就这样陪着岳母说了半夜的话。

天刚亮时,四个壮年汉子抬着杨光槐回来了。其实,杨光槐送到卫生院,医生检查了一下瞳孔,脉搏,呼吸,发现老人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,身体已经开始僵直发凉了。便让送的人,抬回去准备后事。

刘明志是家里唯一一个男孝,一大早,他就开始沿湾磕头,请都管,请道士,请八大金刚,请响器班子,请采购员,请做饭的,请入殓师,请管烟管茶的,请鸣鞭放炮的,请写账的,请管灯火的,请临时支杂的。午饭前,请的人都齐了,刘明志又一个挨一个的磕头,都管这才开始接手经管这丧葬大礼诸事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