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小说《归来迟》一  

2013-10-24 13:28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一

    清明雨刚止,谷雨风又来,季节的脚步匆匆复匆匆。

    布谷鸟叫了,燕子飞来了,河湾泛青了,温熙的风吹得脸上暖暖的,时令之神捎来了问候:春来了,田耕了么?肥备了么?苗育了么?

  刘明志有点心急如焚,家里承包的,东山右边的,那几块当家田要耕了;林子里的几十个楂子要背到田里去,烧成火粪;栏圈里的牲口粪也要运到田里去;种籽要买新品种,价格比老品种贵得多,要钱呢!那口子杨梅芳在家肯定很着急,要春播了。古人说,人误田一时,田误人一年。家里没有强劳动力,那田就要被误了。田被误了,秋季就会缺了收成。缺了收成,说不定一家人就要饿肚子。这,怎么不叫人着急呢!

刘明志在公社炊事房忙得头昏脑胀,就因为没有人换班。自从送走了那个叫闵泽盛的老头,他再也请不动一天假了。平时是侍候公社机关大大小小十几个干部职工,那是工作期间,自然要侍候好那些领导,那些干部,他们的工作多么重要啊!他们是全公社那么多老百姓的父母官,不侍候好他们,谁为老百姓办事去啊!可是,总有那么几个人,周末都不愿回家,呆在公社自己的房里,不知是为公还是为私,弄得他刘明志还要为他们准备饭菜,恁地请不动一天假了。

闵泽盛还没退休时,两人是商量好了的,谁家里农活正忙,谁就请两天假,在家里突击一下,不误公事,也不误私事,两人轮流,公私兼顾,两人都挺顺心的。现在不行了,一人撑着这个炊事房,有时忙得连个屙屎屙尿的时候都没有。刘明志曾经提出还请一个炊事员,公社赵秘书说:“还请一个人,你开工资?”一句话,杵得刘明志回不过气来。

刘明志很为难。公社这头走不开,家里那头在指望。

  还是正月里,记得是过完年,要上班了,那口子杨梅芳说:“你要去上班,我也不拦你,你要记得,家里有哪些事要办,要掏钱,到时候,该要回家自己办的,你要回来,回来不了的,你要拿出钱来,我好请人帮忙。我一个女人家,还拖着个小娃仔,要力气无力气,要钱没钱,你只把难让我为,你倒好,一拍屁股就走人。”

  刘明志无话可说,自己一个炊事员,新招进去的,屁股还没坐热,难道扔下不干了不成?好多人伸着脑壳望着,就指望你扔锅铲子把了,他好顶班。这种扔锅铲子把的事不能做。

当初,争这个炊事员指标就已经不容易。老炊事员闵泽盛眼看要退休了,公社赵秘书托红旗大队老书记杨光槐,帮忙找一个老实而勤快的青年人,去接闵老的班。要求是,人要靠得住,出身要好,要贫下中农子女,文化不要高,高文化的人在公社炊事房呆不了几天就要跳槽;要好吃,好吃的人才会想法子把饭菜弄得好吃;要老实,胆子小,这样的人才会听安排,办老实的事。

  殊不知,这老书记杨光槐,正是刘明志的岳父老人家。俗话说,肥水不流外人田,进公社炊事房,好歹也是吃皇粮,拿国家工资的人,他杨光槐,从土地改革起,一直就是农会干部,大队书记,可怎么干,还是个吃集体粮食的人,今天,有这样的好事,得先从自家人开始考虑。

  刘明志是老杨书记亲自挑选的上门女婿,他身材高大魁梧,是块干农活的料。为人老实本分,不会做出格的事。他文化不高,是初中肄业,不会好高骛远。他勤快,遇人谦和又乐于助人,持家让人放心。刘明志入赘杨家后,能做一手好家务,缝补浆洗,扫地,挑水,劈柴,喂猪,喂羊,他都愿意干,还能做出一桌子的好菜。在地里,他是一个种庄稼的行家,耕地打垡,掏垄撒肥,除草间苗,都是一把好手,他也能和邻里互助合作,爱伸援手。因此,杨老书记逢人便夸这个女婿好,待这个女婿,比待自己的亲儿子还好。

  杨老书记有四个儿子,因为根正苗红,都被招走了。大儿子杨大才大学毕业留在了省城,在农业厅当了干部,二儿子杨大权当兵提了干,在某团里当参谋,三儿子杨大生当兵后一直为首长开车,幺儿子杨大成在县城一中当老师。唯独这个姑娘杨梅芳没有赶上好时候,书没读好,没有找到相宜的事,只好留在家里侍奉老人。

然而杨老书记不愿意跟女儿过,觉得四个儿子都享受着吃皇粮的待遇,让女儿在田里刨食,还要赡养两个老人,这也太亏待了女儿了。于是,两老坚持谁也不跟,单家独户过日子,一旦“断了扁担”,死了一个,活着的这一个,想跟谁就跟谁,那是绝对的自由。

  刘明志当了上门女婿,还没招工当炊事员时,自己家里的事,岳父老人家家里的事,都是他的事。两位老人毕竟老了,虽然有钱用,保养得好,但毕竟已是风烛残年,自家的事挡不去,更谈不上帮女儿了。刘明志自然还要多分点心思,拿眼睛多瞄着老人一点,免得四个舅老倌说他没长心眼,怠慢了老人。

  刘明志处在这样一种状态中,把女婿当好也是不容易的事情。四个舅老倌明明家境比他好,但是,总拿不出实际行动孝敬两位老人,也拿不出一件实用的东西孝敬老人,什么酒啊烟的,带回来的不少,那有什么用呢?往往索要的又是家里难以速成的,比如要熏腊肉,熏香肠,要熏得大半干,要熏的焦黄敞亮,四个家庭,一要就是一两个猪的腊货,这要多大的成本,多长的时间来陪伴啊!有时还要柴鸡肉,还要麂子肉,还要核桃板栗,这也不是想要就能要到的,刚结束集体生产的体制,才开始落实承包土地的政策,物质还不丰富,生活还不富裕,哪有余钱置办这些山货?刘明志对此很伤脑筋。四个舅老倌开口则说:不必担心钱的事!其实,东西弄来了,还催他们给钱不成?当妹夫的,自然要像孝敬老人一样孝敬舅老倌们。

  现在在公社机关炊事房做事,要弄点山货,自然是方便了一点,但田里的事,家里的事,又照顾不上来了,这不,开春了,春耕春种的好时节,却请不动假,真是急死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