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东坡引 九  

2014-01-31 13:05:5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

腊月,苏德义比平时忙了很多,工地上的很多城镇户口的干部,都拿着粮票和油票找师指挥部的事务长去买好一些的米,打好一些的油,要带回家过年。苏德义所在的W县,是一个山区县,商品粮户口的粮食指标,每月二十七斤半,供应的只有一半是大米,还有一半是面粉和苞谷面。每月四两的食油指标,只能打菜籽油。在工地,这里邻近大城市,每月的粮食都可以买成大米,拿油票可以打花生油和芝麻油。师里的事务长每年这几天都是在给这些人帮忙。今年轮到苏德义,他哪能坏了多年形成的规矩?

苏德义有时还把人情做到底,买了这粮油,要送到人家团部,营部去。不是很熟的干部,道一声“谢谢”,留下来吃一餐便饭,喝点小酒。熟的干部,除了喝酒吃饭,有时也问问你家里的状况,个人的情况。有表示惋惜的,也有愿意帮你出些主意的。苏德义是个有啥说啥的直性子人,当有人问起他的以前和将来,他免不了要从唱山歌那里说起,说到大队书记女儿正负数分不开还能上大学,说到他高中毕业,退伍复员,在家不如四类分子。说得听者唏嘘不已。有一个毗连城关区的副营长说:“我的舅子在县教育局,是招生办公室的人,由他们提名招生,比由下向上的推荐,可能更迎合院校来的人的需求一些,当然,推荐这一步不可少。但有人点名要,难道还过不了推荐这一关?”

苏德义说的,让人丧气:“有公社的方学骏和大队的梅德普两人在,就是有人推荐了,也要把你卡死,无论是在工地上,还是在东坡。”

“不能看不到一点光明,也不要失去信心,干部中也有正直的人,也有看重才能的人,人们心里都有杆秤,谁有几斤几两大家自有公论,日子会好起来的。”旁边的一个干部说。

“你们公社那个书记不是到工地上来了么!也许现在苏溪河由另外一个人说了算,那情境可能又不一样,一切都会向好的方面转的。”又一个人说。

苏德义把要当面交的大米香油都交给了那些干部本人,也就随车回师指挥部,他没有去想刚才的那些人的话。熟人在一起,拉家常,说世道,跟逢场作戏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谁把这些话当真,那就说明这人很幼稚。

时间已经是元月底了,再过几天,就要过年了。林岩接到家里大妹妹的来信,说县招生办下来人正在了解生员情况,公社打算推荐林岩去读师范学校,问林岩是什么态度。林岩对苏德义说:“我不想读师范学校,师范学校是中等专门学校,以前都是从初中毕业生中招生的,我去读师范学校,那三年高中就算白读了,况且,师范生出来,是教小学的,我看那些乡村小学老师,很可怜,工资低不说,还受大队干部的气,老师在大的运动中,常常被当着运动的对象,一会儿说你是‘右派’,一会儿又说你‘右倾’,一会儿还说你是‘臭老九’,次次的运动,老师差不多都要挨整。我不想读师范学校,也不想当老师。”

“这次机会错过了,也许就没有下一次了,不去,很可惜的。”苏德义说。

“既然有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这次,妹妹说是征求我的意见,既然是征求意见,说明还有选择的余地,今年不行等明年吧!他们没有说‘今年不去,没有明年’这样的话,那我就还有机会。”

“我要是你,有这样的机会,我一定不会放过,对农村的青年来说,有一次跳出农门的机会就算不错了。”苏德义对林岩有机会读书去而他不去,感到很惋惜。

下雪了,下的是大雪,大朵大朵的雪花,密密地在银灰色的空中飞舞,伸出手去,一会儿,手上会落满铜钱大的晶莹而且精致的白色花朵。不到一个小时,指挥部就全部披上了白色的雪衣。一个小半天,地面覆盖的雪就有半尺深。指挥部只得下令,工地停工,等雪停了,地面的雪化了,再上工。有人建议说,这雪,不知哪天能停,停了,不知哪天能化完,眼下就到春节了,不如放民工的假,让民工回家过年,年后正月初八到工地,天一晴就开工。这个建议得到师指挥部的同意,第二天,民工们就得到放假的消息,各连竟然做出一致的决定,先在工地大团聚,过小年,然后回家过大年。

师指挥部每个科室部门,只留下看家护院的人,其他人都回家过年。

张孝成很忙,他已经送了几趟师里的领导,还有领导在等着他,他对苏德义说:“虽然我们战友一场,但现在我顾不了你了,公家的车在上缴到车库之前,我还得把管车的邓主任送到车站去,明年我不见得还来工地,来了工地,也不见得还开车,你走,我不送了。”

食堂还留着一个炊事员,苏得义让他打了一张借条,给了他一些钱和粮票,叫他顺便关照一下守院子的人,大过年的,不能叫守院子的人没年过。交待完了,苏德义把事务室的门锁了,乘着去东坡连的手扶拖拉机,回东坡连去了,他要去那里过小年,再随大队人马回老家东坡大队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