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东坡引 十三  

2014-02-02 15:55:5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三

正月初七,苏德义就赶到工地指挥部去了。人家初八要开工,他不提前一天是不行的。况且,还要向师里管后勤的冯主任提出要去读书的事,要他马上物色新的事务长,便于上学之前办好交割手续。

苏德义这几天忙得不行,一是要找去年留下值班的炊事员搞结算,一是要把账清理好,购物的发票,卖出的饭菜票,库存的粮票和现金,要和账目严丝合缝。他打了三个夜工,才这本明晰账,清理了一遍,各种票据核对之后,确定无误才放手。即使是上面来的是高级财务人员,也是可以检查过关的,他有这个自信。

一个星期过去了,也就是正月十五,新事务长来了,一个四十开外的秃了顶的干瘦男子,他一来,就另外开设了一间事务室,在那间新的事务室里办起公来,卖他的特制饭菜票。这个新事务长可能是急着要米下锅,才到粮油仓库去过秤了库存的东西,折算成了票据和现金,却不来接手苏德义的账目和票证、现金,这很使苏德义难堪。

眼看要去报名上学了,这里的一摊子事还搁着,苏德义开始着急了。他去向林岩讨主意,林岩说:“你着什么急?人家那是故意拖着,让你在有好事的时候,给你设个袢,叫你脱不开身,让好事泡汤,那个用心,很阴毒!你不管他的,你先去报名,上学,上课去,钱和票你掌着,着什么急?走时,在事务室前挂个牌子,写上下个星期六,叫大家来兑换票据,那些还拿着你的票的人,到时候可以来换钱和粮票。硬拖着不来的,你写明‘到时不换者,过期作废’。你再把账目和票据往冯主任手里一交,让他去查,这段时间你尽管上学读书去,有问题,冯主任是要找你的,没问题,你就把差交割了,难道你的账还有问题不成?”

“这个你放心,库存的粮油,票据还没兑换的现金,以及账目上的余额,这都一清二楚的。”

“这就行了嘛!你不要管那个新事务长,有事,他要找冯主任的。”

苏德义把账本子和票据用一个大信封装着,钱都在活期折子上,收好所有行李,在正月十六那天,乘班车进市区到师专报到去了。

新生报名,苏德义算是去得早的,很顺利。人家一看入学通知书,交了粮油关系的证明,交了书钱,就算是师专学生了。出来看新生分班的榜,他在中文系一班。后来慢慢地弄明白了分班的依据,当过民办老师的全放在一个班,年龄差距很大,最大年龄有三十多岁的,最小的是十八岁的,他是平均年龄的那个岁数。二班,三班是纯粹的高中生学历,四班是个大杂烩,有初中生学历的,还有小学生学历的。推荐来的,自然政治思想上,都没有问题,文化差距真是大得很。

住宿条件不错。砖木结构的平房,大门在山墙上,进去是宽敞的走廊,走廊两边是宿舍,门对着门。每一间宿舍里,放着四个木架子床,床分上下层,一间宿舍可以住八个学生。苏德义就住在进门靠右挨着窗户的床,睡下面。

去教室,要走一段长长的水泥路,爬几步台阶,向右转,走过花坛,那里是一栋五层的教学楼。中文系四个班,全放在一楼,按顺序,一班在第一间教室里。

从教室走出来,外面是一道不算宽的场子,场子下有七八级台阶通向操场,操场外是铁路,苏德义曾经参加修过的鸦官铁路。

第一天的课,只是认识了几个老师,班辅导员是教现代汉语的,男老师,叫李超,那天上课,只是发了一本他自己编写的《现代汉语新编》,叫大家熟悉熟悉。紧接着,现当代文学课老师走进来,让学生提了一下精神,这是一个年轻的女教师,留着短发,圆圆的脸很红润,眼睛清澈明亮,整体上给人的印象是青春阳光。如果不是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门外玩,这个女老师不时冲他笑笑,叫他到别处玩去,人们还以为她是个未婚女。教古代汉语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,他和教古代文学的老师有相同的特征,脖子上围着咖啡色的围巾,眼镜的镜架都是圆形的,只是一个呈黑色,一个赭石色。苏德义那个星期有些心不在焉,连老师的名字都没记清。课堂上,老师上课的起点很低,大概他们对学生的基础作了调查,这班民办老师的文化基础,确实参差不齐,有的是教小学低年级的老师,有的是教高中的老师,头几天的课,老师纯属于摸底,讲深了,有人听不懂,讲浅了,有人觉得无味道。苏德义正是高中毕业时,大学停止招生的,那时学生都在大串联,进京见中央首长,于是,他很多高中毕业生一样,没机会去高考,去读书。现在通过推荐的曲道上学了,在班上,基础算是中等偏上的。在这一周,他即使不上课,也不会把学习落下多远。

星期六,一放学,苏德义就回工地去了,首先是兑换饭菜票,把钱换回给人家。再是交账簿,师里管财会的冯主任叫来新事务长,说:“你不接手他的账,是什么原因?”

“我没说不接手,我想,这应该由领导核查了,再交接,您没说有没有问题,我不好接手。”新事务长嗫嚅着说。

“那我今天说,苏德义的账,做的精确细致,没有问题,你若不信,你来检查!”冯主任说。其实,冯主任一直是相信苏德义的,苏德义向他交账簿的时候,冯主任根本就没看账簿。

“冯主任说没问题,哪还要我来查账!”

“既然你不查账了,那你们就办交割吧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