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东坡引 十四  

2014-02-02 16:02:1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四

所谓交割,就是看余额,交余额上的现金和粮油票据。原来库存的粮油和燃料,都在余额上。苏德义手头还有一定数量的现金和粮票,他要留足供兑换饭菜票用,还有几个人没在通知的时间来兑换,到时候,他们也会找到学校去,找苏德义把不起作用了的票换成钱的。

一切都交割完了,苏德义要回学校了,正当苏德义要走时,新事务长说:“你就走吗?”

“嗯!还有事吗?”苏德义回过头问。

“你当了快一年的事务长,就没有一点盈余?”

“你怀疑我有经济问题?你查出来了吗?”

“我没有查你的账簿,盈余,那是惯例,连队的食堂盈余,都在放假时过小年开支了。你的盈余,据说师里没过小年,那钱呢?”新事务长好像有什么把柄在手一样,不依不饶地说。

“你没有查账,就说我贪了食堂的盈余,你没证据;连队食堂打给民工的饭和菜的量与师机关食堂打给职工的饭菜的量,是不能比的,在师部食堂吃饭的人,每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子,照师部食堂我当事务长这一段时间看,恐怕不倒帖,就算不错了,不信,你问冯主任去。你无中生有,不查账,反诬我有经济问题,我可以把书不读了,我们两个非得把这个问题搞清楚,我们到冯主任那里说说去!”苏德义抓起新事务长的手,就往冯主任那里走拉。

“你不要拉我嘛!我自然是要去的。”

苏德义和新事务长再次到冯主任办公室,苏德义把原委说了,冯主任很生气。冯主任对新事务长说:“你账都没查,有什么依据说苏德义在经济上有问题,没依据,瞎说八道,那就是诬陷,那是犯法的。苏德义当事务长,饭和菜的质量和数量,都比前几届事务长的饭菜的量要足,能不倒帖,就已经不错,你办出这个样,我们也就满意了。你先查账去吧!有问题,再来说道,无中生有,你的出发点就有问题。”

“连队里过小年的钱,就是从食堂盈余的钱中开支的,师部没有过小年,这笔钱哪里去啦?”新事务长仍然坚持认为苏德义还有一笔钱没交。

“那好,我们三人先查账,再看盈余去了哪里!”苏德义拖过来一把椅子,坐在门口,然后对冯主任说,“实在对不起了,冯主任,今天不查清这本账,我就会背着一口贪污盈余的黑锅,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,你说的话,人家也怀疑其正确性,我没法子,今天我就坐在这里,弄个清白了再走。”苏德义说。

“那就叫新事务长查嘛!”冯主任拿出一把算盘,递给新事务长,说,“我也陪你坐,你要认真查,查出问题来,你苏德义和上届事务务长一样,要接受调查,没有问题,你这个新事务长就把你那张臭嘴闭上,免得走法律途径。”

三个人在冯主任的办公室熬着,新事务长把话说绝了,不查账是不行的,他一个人翻看票据,查对账目,不能说不认真。苏德义叫冯主任去床上休息去,因为办公室和寝室挨着,冯主任没去里屋休息,他就看着这个新事务长查账。

正月里,气温冷,冯主任不断地跺着脚,揉着手。苏德义倒了一杯热水让冯主任焐手,自己也冷得全身瑟瑟地颤抖,在天亮之前,新事务长对冯主任说:“食堂的盈余,都在库房里,在燃料上,小苏的手头顶多,还留有几个没兑换票据的钱。算我误会了小苏,也耽搁了冯主任的休息。实在对不起。”

“说话要凭良心,不能毫无根据地说别人有经济问题,你不查账,无依据,那就是胡说八道。查账了,没问题,你又有点后悔把话说错了。你呀,干脆还是把嘴闭上,不要乱说为好。”冯主任头也不台,冷冷地说道。

“没问题啦?我明天要去学校了,不要我一要走,你又说还有别的问题,到老扯不清,今天你账也查了,错也认了,冯主任作证,我是清白的,那你就在账本上签个字吧!”苏德义老着脸,眼睛望着别处,说。

“写什么?”

“账目清楚,经济清白。”

“行!”

苏德义等天一亮就走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交账的时候,弄得这么不愉快。当初在接手事务长的时候,前一届的事务长的事,就给他敲了警钟。人可以穷一点,但不能因一点小钱而犯法,那是可以误自己终生的。因此,一直一来,他就注意那本明晰账,只要是给食堂花了一毛钱,也要记下来,免得累记多了,自己脱不下皮来,放牛娃赔不起牯牛。今天,终于可以干净利索地走出师指挥部事务室了,这在人的一生中,算是一个印记,这个印记上留有一丝让人心情不爽的的东西,这就是那个没记住他的名字的新事务长的于无中的“喷粪”。

苏德义回到学校,一身轻松了,再在上课的时候,少了那分牵挂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