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小说)东坡引 十九  

2014-02-25 15:40:3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九

    “听说,美术系的吴老师要你去插他的班,你怎么没去呀?”常丽娟问。

    “是有这么回事,他们那个班早我们一年入学,我去了,要掉他们一年的课,等他们要毕业了,我还要读一年的书。再说,读了美术专业,回到我那个山旮旯,也派不上什么用场。我录取是中文系,干脆就读中文,这就很好。你们二班也知道这事?”苏德义本来不愿意听人们再说这事的,但今天是别个班的学生这么问,不好不说。

    “你那刊头画得那么逼真,又有诗意,谁不知道你的大名啊!”

“让你见笑了,那画也画得仓促,班长催得急,草草地,交差似的,这并不是我自己满意的东西。”确实,苏德义画那刊头是催急了,打了一个夜工,赶出来的,晚上的灯光不像白天的自然光,用色不好把握。

“你不学美术,我们都感到很惋惜的,你的基础那么好,又有这方面的天分。”常丽娟在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都带了惋惜的神色。

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人家今年就毕业,据说他们马上要去外地写生去,回来就分配。不过我觉得学中文也不错,业余画一下画,也很有意思,对没进美术系,也不后悔。”苏德义说的是实在话,当初下决心不去美术系,也是想过,业余也是可以画画的,把画画当成业余生活来过,就很有意思。

“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机会,我一定会去插班的。”常丽娟说。

“你的歌唱得很好啊!去年元旦晚会,你的主持人台风也是一压群芳的,尤其是独唱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有味道,很好听。”

“那也是赶鸭子上架,逼出来的,我们二班的班长把安排节目的任务交给我了,可我就安排不下去了,我就只好自己来,也算出丑卖乖了。”

“我是那次晚会,知道你名字的,你有音乐天赋,怎么没去读音乐系?”

“还不是没有碰到机遇!”

“也是,人要走向成功,光有天赋是不行的,还要有机遇。”

“不说了,你自己会套被子,我就不帮忙了,没事,我就走了!”常丽娟看了一下天色,说,“要吃晚饭了,今天星期天,有晚自习,不聊了。”

“你帮我洗了衣服、被套,我怎么谢你?要不,我接你上馆子去!”苏德义的脸上流露出的是真诚。

“那就谢了,今天不去了,以后再说吧!我这洗衣服是顺手的小事。”常丽娟说完,转身走了。

苏德义见常丽娟走了,这才抱着被套衣服,提起铁皮水桶,回寝室去。

常丽娟给苏德义洗了被套和衣服,苏德义总觉得自己欠了人家一个人情,又不好意思主动搭讪去跟人家说话,有时想去接近常丽娟,但这些时候常丽娟身边往往有很多男生或者女生在一起说话,他话到嘴边,只有不做声。

常丽娟是一个热情大方的人,因为热情大方,她才能成为学校文娱活动的中心人物,像文艺晚会,她常是主持人。运动会,她又是播音员。班级间的歌咏比赛,她必然是个指挥者或歌唱者。她的气场能压倒音乐系的声乐老师,她俨然是学校文娱舞台的台柱子。二班的男生像影子一样随她身后,星期日,邀常丽娟上馆子的男生,不计其数,苏德义偶然见着,只好悄然回避。

有一次,苏德义去收发室外的信件摆放处看信件,那里就摆着两封常丽娟的信,一封来自一个部队机关,一封来自另一个市的文化机构,常丽娟的交际范围广泛,说不定这里面就有她定终身的对像。苏德义很感谢常丽娟的热情相助,但是他知道,若与常丽娟有机会交往,那必然也是走不到一起的。若那军人是常丽娟的对像,那趁早打消那不安分的念头为好。

不久,苏德义看到一个穿四个袋的军人把常丽娟领到街上去了,回来时,常丽娟换了外套,军人则拧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这让二班的男生傻了眼,谁都不敢再碰常丽娟了。可是常丽娟还是和原来一样,待人热情大方。

苏德义觉德,常丽娟真是个好人,她从来就不把自己上得舞台,下得洗衣台当回事,在同学之间,在男生当中,她仍然是落落大方。

又是一次洗衣服,苏德义在接水龙头处见到了常丽娟,苏德义笑着说:“你也来洗衣服?”

“你也洗衣服来啦!快拿来我帮你洗!”常丽娟说。

“不用了,我已经快洗完了。”苏德义说。

“你怎么那么生分?我们教室挨教室,这么熟的人,你拒绝干什么?”

“真的,我洗完了!”苏德义把拧干的衣服放在桶里,让常丽娟看。

“这一向,你像是在躲避我,你怎么啦?”常丽娟问。

“哪里的话!你身边那么多同学围着你转,我的脚插不进去!”苏德义笑着说。

常丽娟一愣,说:“一个班的同学在一起,有什么不正常吗?”

“太正常了,我插进来说话,就不正常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正常?”

“你和同班的同学在一起,没人说什么,我插进来,我就是一个外来者,有人会把我打趴在地的。”苏德义微笑着说。

“谁敢打我的艺术家同学啊!”常丽娟双手叉腰,傲然地说。

“那个解放军同志啊!”苏德义顿了一下,接着说,“他能让我插脚进来说话吗?”

常丽娟愣了一下,突然哈哈大笑地说:“你搞误会啦!他是我哥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