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修高的博客

欢迎您的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当过兵, 种过地,做过工,教过书的人。 一个不以写作,绘画为谋生手段,却又执着于写作或绘画的人。 不是作家 ,不是画家,只是个玩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周修高原创随笔)歪脖子枣树上结了个歪枣果  

2015-08-26 12:14:55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歪脖子枣树上结了个歪枣果

(小说集《乡村画者》自序)

 

首先,我想说的是,我不是作家,我只是个在中学教了几年语文的老师。我知道真正的作家及他们的作品应该是不朽的。不讲古代的曹雪芹和他的《红楼梦》了,那份量太重了,就现代的鲁迅、茅盾,他们的名字是已经设为中国最高文学奖的奖项的,这作家名分太当之无愧了。当代的作家很多,有国家级的,有省级的,那都是扛文化大旗的人,那是一个地方的文化栋梁,他们的存在象征着那个地方的文化现状和文化方向。

因此,我不敢自诩为作家。我不敢去申请证书,我也无法做到每年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二十万字的文学作品。但我确信,我是个文化人,是文化大森林里的一棵歪脖子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作为语文老师,因为教学需要,是应该常常写一点下水文的。不知是哪位名家说过,语文老师写不好下水作文,那又怎么去教学生作文呢!

于是,为了教学生作文,我便常常拿起笔来,在纸上胡乱地写起下水作文来。渐渐地,有了一些像随笔、像散文的东西从纸面上呈现出来。后来,索兴各种文体都来一点,稿纸在桌上横七竖八堆了一大叠,各种文体如记叙文、议论文、说明文,又如散文、小说、诗歌都练过,内容更是不集中,显得很杂。当然,作为老师,教学方面的教研文章有时写得多一点,誊写下来,人家报刊杂志也愿意采用。这种文字在全国十多家报刊杂志上发表过的有四十余篇,我的职称的晋级,也得益于这些文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弄小说,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。

学校要办校园文学《渔洋河》杂志,叫我全权负责。既然接手了,又是带着“文学”性质的校园刊物,向读者端出去的不能全是“白开水”,应该有师生都喜爱的文学作品。于是我就试着动笔写了一些小说类的文字,每期上用一段段,权且是抛砖引玉,希望它引来大量好作品——师生们的好文章。

一次,我把我们乡村里的一个放羊的老汉——刘德林的羊子岩屋被“消灭”(据说是上面有政令,茅草屋是贫穷落后的象征,要消灭),写了下来,名字就叫《最后的茅屋》,华中师范大学《语文教学与研究》杂志社主编晓苏老师读了,说帮我拿去发表,不久,就在《新作家》杂志上登了。这给我很大的动力,我这棵歪脖子枣树,终于结了一个歪枣果,事先哪里想到过?说写一篇教学体会的文章拿出去发表,没有人会觉得稀奇,因为那本来就是常事了。但偶尔为之的小说能在省级杂志上刊登,这无疑给我这个文学爱好者打了一针“肾上腺素”,有了一点小振作。

之后,小镇上那个挑着大粪唱昆曲的汉子走进了我的《丑旦》,上了《三峡文学》;在街上摆摊卖画的老头儿走进了我的《乡村画者》,《西陵文艺》的主编阎刚老师不嫌弃,在他的杂志上用了这则短稿。

 

我前前后后写了中短篇小说上十篇,试着在全国最大的文学网站——中文起点网上发表,记得一位叫“遛弯儿的猫”的网络作家,给我的每一篇作品都作了小小的评议:

    读《丑旦》

先生的文笔果然传神,一个憨实又有点落魄的粗壮汉子素描般呈现在眼前,尤其是那挨了打的狗的尾巴,差点笑出来,但也感到了淡淡的忧伤,越来越浓。又一个活在自己梦里的人。好在结尾很治愈,权做它理当如此,这是这个世间欠给他的。
给你加油!

    读《春风沉醉》

    章节名字美得让人微醺,但故事依旧微寒。一个还未麻木,还有坚持的年轻教师的挣扎。权利、阴谋、责任、信念……
   
无由地喜欢那句“多了一点小气,少了一点傲气”。像是无奈,妥协,但还是自有份骄傲在。
投票支持,给你加油!

    读《金竹湾轶事》

    那个大背景下的小清新,结果可想而知。但真的很感动那时的淳朴,都是同学,地位不同了,却仍不忘互相守望相助;大势、威压之下,仍是维护着一份善良和正直;金钱、诱惑之中,仍是坚守当初的纯真和梦想。破灭了,至少曾经有过;错过了,至少还有记忆。既然如此,也必须是要有当初的。否则,更加后悔、失落。
投票支持!

    读《走火》

    又是个娓娓道来的故事。看了,感觉涩涩的。或得意,或失落,或长情,或冷漠,或真诚,或虚伪……各色人等上演的是相似的故事。
   
各自的路,有各自的走法,天道昭昭。尘归尘,土归土,去了,便都一样了。
投票支持

     读《帽儿为什么这样绿》

    看到那黄部长出场就心里嫌恶,后面是种种的不解,待到迷底揭开,又似是再自然不过。其实有一刻担心万一那个朋友阵亡,会不会招至黄某的报复,好在天理昭昭。
   
有了贪念,就是和魔鬼订立了契约,结果不是你能控制的。有无奈,有唏嘘,但也不意外。
投票支持,给你加油!

    读《归来迟》
   
还好,有个尚算完整的结局。果然最大的力量不是报复,而是原谅。宽宏也罢,无奈也罢,路总要走下去,日子也要过下去。说服了自己,换个天地,未尝不是对自己的仁慈。
投票支持!

    读《最后的茅屋》

开篇对风景的描写虽只是寥寥数笔,但宛若人间仙境的情致已经跃然纸上;人物的对话虽然平实、淡然,但却把一位淳朴、忠厚、豁达又坚韧的老人呈现在众人面前。本以为会是个画中人或厚重,或温馨的故事,但笔锋一转,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把人拖回了并不美丽的现实。
   
看似峰回路转实则无奈的结局让人唏嘘,也让人怅然。只所以坚持,还有温暖,难道不就是因为还有这样一群平凡却善良的人们在我们身边吗?”

……
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天,我把我的这十二篇中短篇小说整理成了一个集子,印出来作个纪念。人生只有一次“花甲”跨“古稀”的时候,人的年岁大了,步子有些蹒跚,正如这文集,行笔也有些蹒跚,自古人们对小孩或者老人的蹒跚步子是不取笑的。

乡下的土鸡蛋据说比洋鸡蛋好吃,只是土了一点;歪脖子枣树的歪枣果也好吃,只是不美观。人们现在不是都图个实惠吗?名分上的事让别人去拥有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